今天是:
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
首页 > 新闻首页 > 副刊

“我爱过你,你知道吗?”

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12日08:40:10来源:驻马店网编辑:刘银霞 放大 缩小 默认

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《驻马店手机报》,每天1毛钱,无GPRS流量费。

一见如故

我一直记得那天发生的事。后来想想,有些人注定是会见到的。

本来我不能参加那个聚会,因为老板说晚上他要请客。可是临下班时老板通知大家,说他居然忘了那天是他的N年结婚纪念日,“我要和太太在一起过啦。”于是大家大眼瞪小眼。转过身,我给朋友打电话,说晚上的聚会算我一个。

地点定的是一家环境幽雅的餐厅,就是在那次聚会上我见到了“传说”中的宋飞飞,而她就是那家餐厅的老板。以前关于宋飞飞我都是听他们说的,说她特别有领导才能,上大学的时候一直是班干部,人家学习她就玩,可是毕业时拿的证书最多。她毕业后进了一家外企,不久就做了主管,年纪不大,手底下却管着好多兵。可是想不到说改行就改行了,理由居然是她喜欢吃,喜欢和“吃”打交道。

在我的想象里,宋飞飞应该是女强人模样,严肃的、雷厉风行的样子。但是那天一见,我几乎要笑了,原来是一个笑容灿烂的女孩子,爽朗又直率。虽然我和她第一次见面,但一点距离感也没有,她和我同时干掉那一大杯啤酒时笑呵呵地说:“这是不是叫一见如故?”半小时下来,她已经和我称兄道弟。其实她和大家都称兄道弟,而大家也很喜欢她。也许因为有了宋飞飞,大家玩得很开心。我也觉得很愉快,同时又有点兴奋,毕竟身边这样的女孩子太少了。

对我来说,那只是一次平常的聚会,跟以前不同的是,我见到了真正的宋飞飞。可是,这又有什么呢?我并没往心里去。

那时候我的婚姻生活刚开始,老婆小文是我大学里唯一交过的女朋友。那时候我们特别能玩,一帮朋友到了晚上到处找地方疯玩,小文跟着我,小鸟依人的样子,她一直都是个可爱的女生。

当然现在她仍然很可爱,虽然婚后她也像别的女人一样有所改变,但毕竟变化不大,至少她唠叨的频率我尚可接受。她喜欢看电影,有时候拉我一起看。看着看着她会突然对我说:“嗨,去厨房看水开了没?”那时候,我就想到了细水长流这四个字,觉得娶到小文为妻是我的福气。

本来我们没想那么早要孩子,但婚后不久小文意外怀孕了。她一下子没了主意,怯怯地征求我的意见,说要不我们生下孩子吧。我说没意见,反正这是早晚的事。小文感动得不行,说就知道我是疼她的。我说,我不疼你疼谁呢?

后来她就请了假在家休息,但我很忙,根本顾不了她。这正是岳母最担心的,岳母说小文得不到照顾是不行的,不如搬她那儿去。于是小文就搬回娘家了。我一般周末去岳母那里看她。这样一来,朋友们再玩就会想到我,当然也常常会叫上宋飞飞。反正大家都像哥们儿一样。

情愫暗生

听说宋飞飞以前有个男友,后来分手了,那男孩子不愿意分,说了些今生只爱宋飞飞之类的傻话。后来男孩去了外地并结了婚。

有一次想起来我问她,还心痛吗?她回答我时倒是一本正经的,说可能是不太爱吧,痛一下就过去了。说完还嘿嘿冲我笑了两下。我拍拍她的肩说:“就是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宋飞飞,后面一定还会有更大的麦穗在等着咱呢。”宋飞飞听了很认真地反问我:“要是麦穗都被人先下手了,更大的土豆我要不要?”我听后哈哈大笑。

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凡是有土豆的菜一上来,宋飞飞就忍不住冲我笑嘻嘻地使眼色。我忽然觉得,粗枝大叶的宋飞飞其实是很懂感情的。时间就那么一天天过去。我还是按时上班下班,周末的时候回岳母家看小文。

那年冬天,我去N城出差。之前我们大家一起打牌时,我随口说后天要去N城出差,宋飞飞一听就说,正好我也要去那里考察,不如一块去。我并不当真地说好啊,好啊。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宋飞飞的电话,说火车票已经买好了。

我赶到火车站时,宋飞飞就拿着大包小包跑过来。我一看,包里全是吃的喝的。我说你这是准备出国啊,带这么多东西。她就嘿嘿笑了,说不是为我,我是怕饿着你!我愣了一下,然后我听见自己没头没脑地说,宋飞飞,你不会喜欢我吧?宋飞飞说,怎么问我这个问题呢?我拍了一下后脑勺,问到底是不是啊?她就笑了,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,说不是啊,我们是朋友是哥们儿啊。我再次看了看她,说就是就是,我们是朋友,那一刻我真是觉得有点羞愧,心想怎么可以那样想宋飞飞呢?

说是出差,其实是去培训。宋飞飞和我住在同一家酒店,开始那几天我天天参加培训,只有晚上的时候才能见到她。那几天她好像很忙,一天到晚在外面跑,说考察呢,你别管我。

晚上回去,也总见她在手机或电脑上忙活着。我进去坐在椅子上喝啤酒,说你看,你跟我来,我也没有时间陪你逛陪你玩。她边打字边哈哈地笑,说想请我吃饭是吧,好啊,我早打听好了,你们明天下午有一下午自由活动的时间,到时候你可别溜哦!我恨恨地说,你这个鬼丫头!明天是不是想狠狠宰我?

第二天,我们各自解决掉几十只麻辣小龙虾以后,宋飞飞又要了羊肉串和扎啤,然后是拉面。我看得目瞪口呆,说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吃呢,要是知道肯定不带你来,谁娶了你能养得起啊?宋飞飞白我一眼,说我又不准备嫁给你,你烦不烦?然后又呵呵笑着说,心情一好,就会吃得多啊。

晚上,她带我去酒吧玩。那是一间小酒吧,里面有昏暗的灯光,有长发的妩媚女子随着音乐扭动小小腰肢,然后尖叫。宋飞飞来拉我,说来呀来呀,我们一起跳。和她一起疯跳的时候,我感觉到一下子回到了大学时代。

回去的路上,宋飞飞忽然拉着我跑起来,风声在我们的耳边呼呼地响,她微卷的头发被风吹乱了。我几次想去给她拢一拢,但她跑得太快了。她回头,说你追不上我的,我上大学时可是短跑冠军呢!

回到酒店的时候不算晚,出了电梯,宋飞飞说了声“明天见”就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望着她的背影,我忽然很惆怅,并不是想发生点什么,宋飞飞不是那种让人想入非非的女孩子,她可以和你称兄道弟,好像离你很近,但其实很远,她很明白什么事是可以做的,什么事是不能做的。

远远祝福

回来后,因为工作忙,加上小文要生了,我很少参加聚会。有时候想起那几天,就忍不住笑着对自己说,真像一个梦。

有时他们打电话来,说出来玩吧,宋飞飞也在。听到宋飞飞的名字,我忽然就有一种别样的感觉,但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。我告诉他们不行,说自己快要当爸爸了,没空陪他们玩。

听他们说,有人在追宋飞飞。我说那你们替我把把关,千万别让那个家伙欺负宋飞飞。他们笑,说宋飞飞那丫头那么厉害,她不欺负人家就算有良心了。也许吧,但是宋飞飞真的如表面上表现得那么坚强吗?

冬天快结束的时候,我的女儿出生了。看着那个粉嘟嘟的小生命,我像所有刚荣升为父亲的男人一样,对自己的宝贝女儿爱不释手。女儿每一天都在变化,那段时间我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举着相机捕捉女儿的表情:哭的,笑的,打哈欠的,我觉得自己很幸福。

转眼又过了一段日子。有一天听朋友说宋飞飞把餐厅转让给一个朋友了,她去了一家德国公司,很快在公司里混得如鱼得水,现在要被派去德国总部工作了。我不太相信,但很快就接到她的电话。她说哥们,我要走了,送行一下好不好?吃饭的时候宋飞飞一直很沉默,大家问她男朋友也去吗?她摇摇头,说哪有啥男朋友啊,早吹了。我和她开玩笑,说你真有本事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宋飞飞一反常态,她只是茫然地看了我一眼,并没有接茬。那顿饭吃得有点闷,我感觉她跟之前的宋飞飞不一样。

吃完饭,我们在餐厅门口告别。她十分用力地握了一下我的手,笑着说:“走了,替我抱抱你们的小千金。”然后转过身去。正下着小雨,我朝她喊:“要不要我送你?”她摆摆手,头也没回。也许因为路滑,她有点跌跌撞撞地继续往前走,身子越来越模糊,然后,一下就拐过了街角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一个人离开以后,我们才会思念。反正当宋飞飞离开这座城市后,我常常想起她。尤其是下雨的时候,我的脑海里就会出现那天宋飞飞走路的样子,她的背影越来越小,直到雨雾完全将我的视线遮挡。

生活在按着某种轨道继续前行。女儿渐渐长大,小文又回到了工作岗位,我也把重心转移到工作上,周末要么去岳母家,要么带着老婆孩子来个周末旅行……生活平淡而幸福。

那天,我像往常一样上网打开信箱处理文件。在信箱里,我看到了宋飞飞的名字,她说:快3年了,我想我应该走出过去迎接新生活了,因为,一个人的爱情实在太苦。在这世上,也许有些亏欠是注定的,我爱过你,你知道吗?

彼时,窗外正下着雨,我坐在那里,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些字,陷入了回忆。那些似有若无的情愫,那些纯真的往事,都曾经在我的生命里驻足流连,然后擦肩而过,也只能擦肩而过。是的,有些亏欠是注定的。

我回复她:祝福你,远方的女孩。很快,我就收到了系统退信——她,拒绝收信。

 (摘自《燕赵都市报》)口述/简宁

整理/小篱)

免责声明:

1、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本网将及时处理。邮箱:zmdrbwz@163.com

2、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、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,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。